科普短视频受追捧,如何进一步提高知识传播力?

时间:2022-1-12 作者:admin

  院士科普“刷屏”、短视频版《十万个为什么》“圈粉”、物理“吴姥姥”走红……过去一年,科普类短视频播放量快速增长。仅抖音平台的知识视频累计播放量已超6.6万亿、点赞量超1462亿、评论量超100亿、分享量超83亿。(1月11日 《光明日报》)

  应该说,当刷短视频逐渐成为人们填充日常碎片化时间的重要方式之一,许多内容生产机构和个人开始通过短视频平台积累粉丝,进行变现和卖货。与此同时,不少教授、专家化身科普主播,以短视频为媒进行科普。这是一种非常正向的积极行为,他们用靠谱的科学知识弥合着科学与公众之间的认知鸿沟。甚至出现了一批科普“大V”,如科普“网红”无穷小亮作为《博物》杂志副主编,其短视频账号吸引了1955万粉丝关注。这个粉丝量即便在众多娱乐搞笑的账号里也不逊色。

  但是,从短视频平台主要用户和社会公民整体教育程度来说,很难说网络社会已经形成了学习知识和尊重知识的新风尚。短视频平台用户下沉,大量内容同质化、伪科学泛滥的情况,都在呼唤更多的科普主播。对于绝大多数短视频用户来说,去图书馆科技馆,查阅报刊书籍等方式是有一定门槛的。但短视频就不一样,它是结合了文字、画面和音乐等各种符号体系的传播方式,形象生动简洁快速,通过手机就可以观看、点赞和评论。因此,短视频是知识传播值得挖掘和优化的重要方式。

  对于提升公众科学素养来说,重新审视短视频的知识传播力变得特别重要。为此,在平台和知识生产者两个方面都有提升的空间。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平台需要有严格的科学内容审核机制,平台的算法也可以加强对优质原创知识类账号的重点推送,扶持和鼓励专业科普机构、专业团队和专业人员从事科普短视频创作。

  对于知识生产者来说,无论是科普机构,还是科技工作者甚至一般公众,知识传播是他们的社会职责,但同时,还要让他们在平台上有收益。没有好的收益,知识生产者要持续生产优质科普内容,终究难以为继。一是多“破圈”扩大粉丝量,想办法吸引除了高学历的大学生、企业管理者、人文学者等忠实用户之外的用户。“中国科学院2022跨年科学演讲”出圈,就是很好的开始。二是内容生产要通过趣味性、实用性、丰富的表达手段以及与良好的互动来增强吸引力。

  所以,我们需要重新审视短视频的知识传播力。科普工作者和短视频平台是相互成就的关系,平台需要有力的激励机制和办法吸引更多的科普工作者,而科普工作者也需要通过平台获取专业声望和利益,二者的良性互动,对社会来说是非常积极的事情。这将有效弥合科学与公众之间的认知鸿沟,提升公众的科学素养。

(责任编辑:武晓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