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时间:2022-5-5 作者:admin

  央广网乌鲁木齐5月4日消息(记者 罗成)“我写了一副对联:大漠孤烟甘寂寞,长河落日自辉煌。横批:一烽十年。这不但是我对唐代戍边将士军旅生涯的感受,也是我和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关系的一个总结。”胡兴军说。

  3月31日上午,“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揭晓,当宣布新疆尉犁克亚克库都克烽燧入选名单的一刻,胡兴军内心百感交集。十年辛苦,终于获得收获。

  2011年3月,胡兴军第一次进入孔雀河流域,对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进行了调查和勘探,2016年为配合维修保护进行了试掘,2017年再次调查,2019年9月底,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发掘工作正式开始。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考古发掘现场(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苍茫戈壁,无垠瀚海,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位于新疆巴州尉犁县东南90公里,地处罗布泊荒漠无人区,这里春夏蚊虫肆虐,秋冬酷寒难耐,昼夜温差很大,是新疆考古作业的“上甘岭”--环境最艰苦的地区之一。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馆员、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考古工作队领队胡兴军(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当时发掘时的营地,选择在了一处名为卡勒塔烽燧的保护站,因为方圆几十公里的范围内,荒无人烟,没有任何其他建筑,只有这处保护站距离克亚克库都克烽燧最近,直线距离11公里。保护站是孔雀河烽燧群看护人员巡查时的临时住所。

  胡兴军回忆道:“保护站房子太小,即便睡高低床,全部人在房子里面也挤不下。最初考虑到发掘时间不长,所以只购买了单帐篷,在院子里搭了一个塑料棚,作为临时的厨房,想的凑合凑合等到冷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发掘完毕。但随着发掘的深入,各类遗迹越来越丰富,遗物越出越多,一直挖到了2020年1月底,整整挖了5个月。”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清理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的积雪(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新疆沙漠地区昼夜温差非常大,气候干冷,可以说是严寒刺骨,荒漠中白天的气温零下20度。在这5个月的时间里,胡兴军带领团队将沙堆顶部和半坡上已经暴露的各类遗迹和遗物清理完毕,回到乌鲁木齐的时候,已经是腊月二十九。

  胡兴军说:“我们计划过完正月十五就来干活,但回去就赶上了疫情。大家都被困在了家中,这也是工作19个年头,和家人待在一起最长的一次,这一次女儿说爸爸终于可以天天在家陪我了,听到女儿的话我的内心五味杂陈。”

  2020年4月解封后,胡兴军立刻组队继续进行发掘。4至7月,正好是风季,沙尘暴是家常便饭,发掘了60多天,有40天就是沙尘暴天气,风沙一起,整个沙漠瞬间就变得昏天暗地,飞沙走石。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遭遇沙尘暴(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因为天天就是这样的天气,即使佩戴口罩和护具,每个人鼻腔和嘴里都是沙子,所以我们也养成了干活的时候不喝水的习惯。担心沙子吃多了得胆结石,我们经常也会购买一些木耳当菜吃。只有沙尘暴达到七八级以上,眼睛睁不开,我们才会被迫停工。”胡兴军说。

  一直到2022年1月3日,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全部回填完毕,田野工作才算结束。烽燧中出土的1450多件(组)文物,基本出土于灰堆中,是和牲畜粪便、灰烬、加固沙堆边缘的芦苇、香蒲草等杂草混杂在一起,戍边将士丢弃时做了保密处理,撕成碎片又揉成小团,历经1000多年,许多文书成了指甲盖大小的残片,和杂草粪便混在一起很难分辨。所以我们发掘到文化层之后,全部的堆积都要一遍一遍地过筛子。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正在对挖掘现场一遍一遍地过筛子(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胡兴军介绍,“筛沙子”是考古工地发掘的特色,重要的区域要筛上6遍,我们把字比较多的文书称为‘骆驼’,中等的称为‘羊’,小的称为‘兔子’,每发现一个‘骆驼’大家都会欢呼雀跃,但对‘兔子’我们也不放过,所以连指甲盖大小的文书残片、黄豆大小骨骰子等遗物都没有遗漏。但筛沙子是又脏又累的活,尤其在风和日丽的时候,是不适宜筛沙子的,因为没有风,垃圾堆中的千年灰尘萦绕在发掘区域,久久不散,我们站在尘土飞扬的筛子旁边,就像站在了“仙境”中一样,所有的人都是土猴子,眼睫毛上挂满厚厚的灰土,就像是化妆后戴的假睫毛一样。即便戴着两层口罩也挡不住灰尘往口鼻中灌,夹杂着牲畜粪便的千年灰尘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常常出现鼻炎、呼吸道发炎的问题。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考古发掘现场(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每个发掘队员都会非常疲惫。为了更好地完成发掘工作,胡兴军召集工地党员开会,成立党小组,并担任党小组组长,党员每天都佩戴着党徽。胡兴军说:“小小的党徽是火炬,是信仰,是力量,每当累了,我们想休息、想偷懒的时候,低头看看胸前闪亮的党徽,瞬间就唤醒了我们的责任与担当。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不怕苦不怕累的作风,也无形中在考古队中形成了一种力量,各自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正在对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出土的文书进行整理(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3年期间,田野发掘时间17个多月,可以说是国内对一座烽燧发掘时间最长的考古工地,烽燧新发现的883件文书,为国内遗址出土数量最大的一批唐代文书资料。填补了多项历史文献的空白。为深入研究唐代西域边防体系、丝绸之路交通保障体系,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揭秘了边塞烽燧运行的诸多细节,是近年来中国边疆考古、丝绸之路考古、长城考古、军事考古的重大发现。对深化边疆治理研究、中华民族共同体历史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奋斗者・正青春】丝路烽燧来了新“哨兵”

  夕阳下,胡兴军和他的团队就是这丝路烽燧的新“哨兵”(央广网发 受访者 供图)

  一座烽燧凝聚的国家记忆、边塞文化辉映的家国情怀,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共鸣。

  胡兴军说:“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只是我从事新疆考古18年来,经历的一个普通的考古工地,从事沙漠考古事业也算是人生的一种缘分。作为一名有担当有作为的考古工作者,在今后的考古工作中,我将一如既往,不负时代、不负人民,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不平凡的业绩,为新疆文物保护和考古事业添砖加瓦,为文化润疆大业作出考古人应有的贡献。保护好、传承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脉,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不懈奋斗。”

(责任编辑:冯虎)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