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注定的黑暗”,为更多人守住“光明”

时间:2022-1-11 作者:admin

  视力一点点被侵蚀,周遭一点点变黑暗,直至再也没有一丝光亮透过眼膜,这样的人生,好似一趟驶入长长隧道的列车,终点是无尽的黑暗。11岁的小易(化名)就坐在这趟列车上――从出生起,一种名为先天性黑(LCA)的罕见遗传性视网膜病变便困扰着她,随着年龄增长,仅有的0.1视力,也在被慢慢夺走。

  这似乎是“命中注定的黑暗”,但最近在上海,有人试图逆转之。日前,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临床医学中心启动中国首项针对LCA的基因治疗临床研究,首批6位入组患者已全部完成手术,小易是其中唯一的未成年患者。入组患者的随访数据释放出明确信号:这个眼疾中的“不治之症”可治了,基因治疗遗传性眼病的时代或将就此开启。

  十几盏台灯“照亮”11岁女孩生活

  门诊上,记者见到了来自河南的小易和她的父亲。活泼、开朗,又有些话痨,若不细看她的眼睛,很难想象,这名11岁女孩已被病痛折磨近10年。

  小易1岁时,父亲杨先生发现她有些不同,一到晚上便会大声哭闹,分不清人,也看不清路,时常摔得青一块紫一块。那时,这名年轻的父亲不知道,困扰女儿的“祸首”是LCA。

  作为一类发生最早、最严重的遗传性视网膜病变,大多数LCA患者在婴儿期或儿童期就开始出现严重视力障碍。由于发病率极低,样本数量少,很多医生对LCA不甚了解。

  多年来,辗转全国各地奔波就医,跑遍国内最好的眼科,杨先生的希望却一次次被浇灭。十几盏台灯“照亮”了小易的日常生活――吃饭看不清盘中的菜,放一盏照明;写作业看不清字,加两盏补光;连考试成绩都得取决于天气,只有阳光晴朗时,试卷看得清楚,考分才能高些。小易极少向父亲诉苦,只会偷偷写在日记里,“长这么大,从没见过星星,晚上没有独自出过门,连天上飞过的飞机,也只能听到声音,看不见样子……最怕在学校里测视力,同学们都会笑话我。”

  这是一个“沉默的群体”,但绝非少数,在我国有数万名LCA患者,病程进展到后期,等待他们的便是失明。“医生,我什么时候瞎?”市一医院眼科中心遗传病医生陈洁琼告诉记者,门诊上总能听到患者失去一切希望后的“灵魂发问”。每当这时,她总会心头一酸,“遗传性眼病是一大类疾病,已知相关致病基因近300种,但现代医学能解释的仅占60%-80%,很多时候我们能做的仅仅是明确诊断和遗传咨询,尚无有效疗法。”

  “总有人要跨出第一步,失败也能得到一份有用数据”

  2017年,转机出现了。一款名为Luxturna的眼科基因治疗产品在海外上市,能治疗患有LCA的儿童和成人患者,据说疗效不错,但治疗费高达85万美元。“这价格,真是想也不敢想。”高昂的治疗费成了横亘在绝大部分家庭面前的“天堑”,但杨先生不知,上海有一支研究团队,也正发力这一新赛道。

  “基因治疗,这是撬动遗传性眼病‘绝对盲’的契机。”当时,市一医院副院长、眼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孙晓东教授组建了一支遗传性眼病诊疗联合攻关团队,涉及临床、基础研发、转化等,向基于RPE65基因病变的“2型先天性黑”基因治疗研究发起攻关。

  该项目终于在2021年与朗信生物合作完成了所有的实验室及临床前研究,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开始招募临床试验志愿者。得知消息,杨先生第一时间给孩子报了名。“每位入组患者都怀着对医生极大的信任。”市一医院眼科中心李彤博士很感动,第一位入组者甚至表示,即使失败了也接受,“她说,‘总有人要跨出第一步,得到一份有用的数据报告便是值得’。”

  这是一个医患双向奔赴光明的故事,共同的对手是LCA。孙晓东说,为保证手术安全、顺利进行,研究团队共制定几十条细则,厚厚一沓预案是对患者生命的尊重、对临床研究的审慎。2021年9月16日,市一医院眼科中心主任医师王泓在高倍显微镜下为小易的右眼进行了中国第一例LCA未成年人基因治疗手术。

  稳稳走夜路的孩子让一切都“值得”了

  出院这天,小易和爸爸到家时天已全黑。陈洁琼收到了杨先生发来的一条视频:夜晚的停车场,小易独自在路灯下走着,时不时踩着爸爸的影子。看到这一幕,她很感动,孩子能稳稳地走夜路了,无数日夜的辛劳在看到这个视频后化为泡影,一切都“值得”了。

  12月16日,接受注射后的3个月,记者再次在市一医院见到小易和她的父亲。“我现在隔着很远也能看见这么大的字啦!”小易一边笑着,一边对记者举起了小拳头。王泓解释,基因药物的特点是“理论上一次注射,可以实现长期表达”,因为药物会持续诱导RPE细胞表达出正常功能的蛋白质。复查结果显示,小易接受注射的右眼情况稳定,视力持续恢复,团队也将持续评估观察,寻找合适的时机,治疗她的左眼。

  此次入组的6名患者视力均得到不同程度的恢复,最明显的变化是,他们的夜晚不再是“一片漆黑”。“第一款LCA基因治疗药物的成功研发,不仅有望使LCA患者摆脱失明,也意味着该药物研发生产体系得到了临床验证。在许迅教授领导下,市一眼科从通过高质量临床研究推动中国首个大分子1类新药康柏西普上市,到全球新药IBI302的临床试验,再到如今的基因治疗。我们搭建的临床研究体系,成功打通了‘研发―生产―临床应用’的生物医药产业闭环。”孙晓东说。

  这群上海医生勇做拓荒者,只为更多人守住“光明”。

(责任编辑:杨奇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