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迪厌世脸走红,展现出从围观到加入式的群体共鸣

时间:2022-12-10 作者:admin

  近日,杨迪身着红色卫衣,自称表情严肃的春晚演员证照片火遍全网。刹那间,好友的微信头像,聊天的表情包,微博小红书的发帖配图等等,都是清一色的“杨迪厌世脸”。而这短暂的时间里,网友从围观中的莫名其妙,转变到了加入后的乐在其中。

  “这张照片怎么了?”它的突然走红让杨迪自己也一头雾水。事实上,“杨迪厌世脸”走红的总源头不清楚也不重要,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有自己的源头,也许是偶然间浏览到的一条吐槽朋友圈,也许是朋友聊天时的一张应景表情包。重要的是网友在看到后并没有一笑而过,而是从围观到加入,二创出了各种各样的有趣作品。

  笔者认为,大众从围观到加入是由于“杨迪厌世脸”引发了群体共鸣。年末,还没有被遣返或者DDL(deadline)堆积如山的无奈大学生,天天加班加点赶不完工作的卑微打工人等忙碌不堪、压力山大的群体内心或多或少有无处宣泄的苦闷憋屈。此时走红的“杨迪厌世脸”,不是漫无目的的跟风炒作,也不是精神空虚的虚假寄托,而是乐观的自我戏谑,宣示着“我也是”,是陪伴的精神共勉,呐喊着“我同在”,就像许多乐在其中的网友所说“我仿佛看到了自己”。

  从围观到加入式的群体共鸣,不失为一种智慧而乐观的精神排解。我们常常在朋友圈看到长段长段的吐槽小作文,或者收到好友一连串的语音方阵。这固然是一种精神排解方式,但是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带给了他人精神压力的负面作用。而“杨迪厌世脸”系列图片在转发中排解了情绪,在点击里触碰了笑点,时间成本小、负面能量低。

  除此之外,系列图片传递过程中还创造了三重快乐。网友看到并理解“杨迪厌世脸”表情的内涵带来的第一重快乐,将杨迪的脸与自己喜欢的IP人物甚至带入自己的照片的二创带来的第二重快乐,而亲人朋友看到了二创作品产生的欢欣与共鸣给予自己第三重快乐,也同时为他人创造了体会三重快乐的契机。快乐与快乐的圆圈环环相扣,渲染出积极昂扬的情绪价值。

  值得赞叹的是,杨迪本人并没有抵触各式各样的解读与二创,大方而幽默的及时回应一把赢得了许多网友的心。他换上了牛年春晚工作照上的红色卫衣,摆出了招牌的“杨迪厌世脸”。这不仅正中网友下怀,更磨淡了许许多多人心中的厌世情绪。

  也许明天,也许某日,“杨迪厌世脸”会淡出网友的视线,但是笔者期待着从围观到加入式的群体共鸣这一精神排遣方式流行下去。

(责任编辑:邓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